參觀智慧印刷
  •   PRINT CHINA2015中國(廣東)國際印刷技術展覽會
    •   行業觀察
    • 60‘70后的互聯網龔黃來源于圈地思維失效

      3.19科印傳媒舉辦的印刷電商年會,一篇名為《內外兼修,印刷》的演講獲得場內外的高度重視,原來,這位演講嘉賓正是“智慧印刷”推動者,浙江易印網絡科技總經理-池海峰。他認為印刷企業生存、發展以及轉型需要穩扎穩打的"內外兼修",先穩定內部管理及生產能力,確保家門口的生意后再吃“周邊的肉”。他提倡的四化建設(管理信息化、生產自動化、制程標準化和業務網絡化)細化了印刷數字化的實施與開展。

      有位導師說的,“未來10年,是中國企業迅速品牌化的10年”,可是我不同意這個事業,能夠被60、70后干出來——品牌化多半是80后的事,60、70后已經老了。

      “老”并不意味著“弱”,其實在這個社會,60甚至50后都還“老當益壯”得很。從經濟構成比例來看,互聯網只占經濟總量很小很小的一部分。無論對于中國、美國還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大的經濟體,支柱產業永遠是房地產、礦產、農業、能源、工程、交通、食品......80后屌絲程序員工資再高,相當一個比例交給了房東,碰上運氣好上市發了點期權財,馬上忙不迭給房地產商和汽車廠商交錢。

      2014年,房地產行業當年總產值是3.8萬億,超過所有互聯網公司市值總和(市值相當于20-30年總利潤的貼現),GDP排名前十名的行業,還沒有“互聯網”這個行業的影子。這個世界依舊是“國企”和“土豪”的世界。牢牢把握著這些企業的,依舊是60、70甚至50后的實權派。其實仔細一想就知道,真正把控經濟命脈的人,很少站到前臺,不客氣的說,那些在我們眼里家喻戶曉的厲害的企業,聯想也好、海爾也好,在真正的大型國企集團面前只是個不掙錢的小玩意。一個一汽大眾一年的凈利潤就200多個億,幾大汽車集團任何一個的凈利潤都可以和阿里巴巴平起平坐。

      2013年,我參加銀泰集團的互聯網戰略會,集團CEO陳曉東解讀“士農工商”,“士”靠政權,“農”靠資源,這兩個是最牛的。“工”和“商”都是賣苦力的。屌絲程序員稅前25000,交6000給稅務,交8000塊給房東,一多半就不見了,再吃吃穿穿玩玩養養車,剩不下幾個錢給互聯網公司貢獻收入。如果你是一個70后,在2005年,用7000元的單價,在雙井花200萬買了小300平米的房子,現在每個月可以坐收至少2萬5的租金,想去哪玩去哪玩,怕個鳥互聯網思維。如果你是一個土豪,那就更簡單了,2005年建外SOHO的房子大概1萬出頭,花2000萬買個2000平米,現在的租金時價大約是7元/平米每天,每年收400萬,以初始投入算20%穩穩的年回報,屁股都不用挪一下。

      這些人從來都不需要在媒體上說話,更不屑于去聽80、90后忽悠什么互聯網思維。互聯網思維跟他們季季收錢一點鳥毛關系都沒有。倒是IT公司多了,租金水漲船高,他們樂得租金年年漲。

      中國過去30年的經濟,本質上就是圈地經濟。國企圈石油、礦產、能源,民企圈土地、房產、商業。到現在,肉厚油肥的資源已經被瓜分得差不多了,找到可以拿來“圈”的東西越來越難。土豪們圈成慣性了根本停不下來,于是那些還嫌自己沒有賺夠賺踏實的土豪們,又盯上了互聯網這塊小鮮肉。

      2011年,那時候電商熱潮剛剛興起。北京某知名商業地產大老板,練攤出身,每年坐收幾個億租金的大哥。找到我一個做電商的朋友,劈頭就問:“我投多少錢能超過淘寶?三五千萬夠不夠?兩三個億呢?什么?兩三個億還不夠?”————這種說法在做互聯網的看來,非常搞笑。但這就是老一代中國企業家的思維方式。

      想做什么?好!出錢,派個手腳利索的下屬,把那塊市場拿下來!————這是典型的圈地思維。實體經濟多數情況下是分散的、割據的,所以需要有“狼性”來“搶”,搶下來各霸一方。

      于是問題來了————這種思維模式在互聯網時代根本不起作用。

      互聯網市場是典型的一開始“群雄爭霸”,最后“贏者通吃”的市場。明星互聯網企業之所以市值高,并不是互聯網相對于實體經濟有多大,而是互聯網企業天然集中度就比傳統企業高,所以明星企業特別耀眼。但要命的是,一個細分領域一旦有一兩家巨頭,其它小的競爭對手就完全沒活路,錯過那個時機,投再多的錢和人都是白搭。在傳統行業,除了國企壟斷,這種情況是不多見的。

      本來,那些50、60后,占了資源的既得利益群體,當好房東,少說話收房租就可以活得很滋潤了,偏偏貪心不足,想來互聯網插一腳,折騰半天賠了不少冤枉錢,卻發現這塊地兒自己沒招了,于是挫敗感就來了。還有一批沒成大地主的夕陽企業家,更加恐慌,一邊帶著沒落貴族不甘沉淪的傲慢,一邊又恐慌性地胡亂跟風。于是在互聯網投機者眼里成了人傻錢多的冤大頭。

      當思維跟不上時代的時候,掙扎和反抗都是沒有用的。張朝陽和周鴻祎都抓不到的新機會,那些做實業出身的古板大叔們還能折騰出來啥?在傳統領域,萬達開購物中心礙不著凱德的生意。而在互聯網領域,馬化騰搞不定電商、馬云搞不定社交、李彥宏既搞不定電商又搞不定社交,這是不爭的事實。

      老一輩已經吃飽了肉,還惦記著年輕人碗里的湯,生怕沒撈干凈任何有營養的東西。對互聯網急躁與恐慌性的投入,折射著老一輩企業家內心的貪婪和恐懼。

      什么叫做和諧社會?和諧社會就是60后出場地、70后投錢、80后唱戲給90、00后叫好。

      60后的困惑是,他們有再多的肥沃土地,也種不出90后喜歡吃的SUSHI。老一輩總有超強的控制欲,希望這個世界按照他們的思維運作,希望下一代按照他們設想好的路線前進。他們的心里有太多的匱乏、恐懼,他們無法忍受不能理解世界的失控感。他們忘了,房東本來就應該保持淡定和沉默。

      60、70后完全沒必要坐在奔馳車里,擔心被時代拋棄。

      在一個快速變化的世界里,很少有人因為不夠聰明跌倒,跌倒往往是因為傲慢,因為眼睛總看著天。我接觸的大多數60、70后,骨子里是不認可、也不理解90后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他們總習慣用自己的方法來解釋這個世界,對任何自己不理解的東西,都用骨子里的鄙視和不屑來詮釋。所以90后也毫不客氣地回報給他們不屑。于是他們又發現自己失去權威了,開始不安和恐慌。

      中國的主流奮斗文化是一種攀比文化。人被欲望和恐懼驅動著,努力往社會鄙視鏈的高層爬。爬得越高,就有對越多人保持命令、不屑和無視的權利。理解的基礎是尊重,當一個人習慣于無視別人的時候,他對在他看來低層次客戶的深度理解力自然就逐漸降低到零。但是這個時候,90后來了。當老板們發現90后對他們奮斗大半輩子,好不容易獲得的社會優勢并不買賬,用“你不鳥我,我也懶得鳥你”的態度和老板交往的時候,大叔們的三觀瞬間崩潰了。他們要么用自己的叢林價值觀無力扭曲地解釋新城市里發生的事情,有時候會顯得荒誕可笑;要么恐慌低四處找不靠譜的救兵,因為靠譜的人多半都自己創業或者去靠譜的成長型公司里干了,不會跟一個別扭擰巴的土豪較勁。

      你以為互聯網思維就是用戶思維、就是客戶導向么?不你錯了,這年頭賣不出去不見得是因為你產品不好、服務不好,而是不酷、不帥、不好玩、沒話題感、沒傳播力。你以為口頭上保持尊重,聽聽下屬專家的報告就算明白年輕人和90后了么?不你錯了,如果你沒能力跟他們做哥們姐們喝酒唱歌同吃同玩同聊一起笑一起瘋,你就不算有能力了解他們。如果照著30年前的客戶導向教科書做產品和市場,那么得到的必然是高處不勝寒的落寞。如果要做85、90后的消費市場,首先要有能力讓他們嗨起來。

      傳統行業和傳統行業也有很大差別。比方做零售的人都知道,中糧大悅城就是比大多數房地產起家做購物中心的公司運營得好。為什么?因為大悅城一開始就是一個以運營為核心的企業,把運營能力作為生命線和核心競爭力。和大悅城的人聊天,會驚嘆他們對消費者行為的洞察,和在線營銷大數據的理解深度。而房地產起家的公司,骨干都是當年圈地蓋房子賺快錢大錢的人。搞運營的在公司內就像后勤服務人員,既沒有地位也沒有話語權,就像武力起家的帝國,定天下后文官得不到實權,最后難保不像蒙古帝國一樣匆匆敗亡。眼看著這些土豪公司一茬一茬的換人,有雄心的逐漸都不大愿意在這混了。

      能不能跟上時代,和這個人是否有能力扎扎實實的做事無關,和這個人是否有能力對自己的年輕團隊、年輕客戶保持興趣、理解和足夠的欣賞、尊重有關。中國傳統文化里講的都是年輕人要“尊敬”和“學習”老年人,從來不講老年人要“尊重”和“欣賞”年輕人。中老年人更多的喜歡把自己當“師長”和“家長”,內心其實把年輕人當小屁孩、傻冒,尊重、理解年輕人,在他們眼里就是和小屁孩為伍。這個他們是沒法接受的。

      當然并不是每個老人家都這樣。只不過整個社會的大體風氣如此。我欣賞的大哥,寶島眼鏡的董事長,年紀比我大一輪的王智民先生,就非常與時俱進。也許是他年輕時候長在美國,在以自由著稱的伯克利畢業的緣故。他自稱90后,沒架子,愛表達,擅長自黑,穿得Bling Bling的扮帥叔,和90后的小朋友稱兄道弟打成一片,我也樂意介紹好多90后的小朋友和他一起玩耍。他對市場的洞察,自然就比拎不清狀況的土豪犀利、敏銳得多。

      會和年輕消費者平等溝通的人,通常也會是好領導和好父母。

      如果做不到,也不想這樣做怎么辦?那就做個好房東,找聰明的房客入駐,然后保持沉默,靜靜欣賞。智慧的60、70后,懂得怎么尊重80、90后,搭個好臺子,給他們唱一出好戲。縱然是個老戲骨,該謝幕的時候還是要謝幕,退到幕后支持新人,一樣發光發熱。

      現在90后,最大的也不過25歲,對這個年齡的人,下任何論斷都為時過早。所以我聽到周圍的大叔們講“馬佳佳如何如何”的時候我通常都一笑置之。在馬佳佳這個年齡,最可貴的品質就是勇氣和無畏,最不怕的就是張狂和犯錯。

      有趣的是,真正不遺余力忽悠互聯網思維,從那些躁動不安的60后老派企業家口袋里賺課時費咨詢費的,并不是90后,而是在過去20年“啥也沒做出來”的一批70后。他們在60后自以為得了不治之癥的時候扮演了江湖郎中的角色。對于多數奮斗中的80、90后,也沒啥興趣時不時跑去忽悠60、70后。轉載自: 天下網商

      集大智 慧印刷

      •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轉發給您的朋友;如果想了解更多資訊,請訂閱“智慧印刷”。
      • 易印網絡科技------印刷簡易之道!
      • TEL:0574-89079259;   微信公眾號:智慧印刷   官方網站:www.rhyme-star.com
      • 微博官方帳號:智慧印刷   QQ:3174556895(智慧印刷)
    欢乐炸金花官网-欢乐炸金花APP